大老虎一直憧憬著那個身影,那個總是在山中悠悠晃的悠哉身影。

 

  一開始只是不小心闖進了大熊的領地,遠遠的看到大熊的身影而提起了興趣。大熊總是照著自己的步調,照著自己的心意過著生活,這讓大老虎好生羨慕。大熊翠綠色的獸毛就像是山裡長的野蕨,看來很漂亮。從那之後,大老虎便經常離群來到大熊的領地裡。一開始只是很遠很遠的觀察著,大熊俐落的在河中一掌抓起了魚。見大熊沒有察覺,大老虎越靠越近大膽的觀察著大熊捉魚、大熊採蜂蜜、大熊砍柴、洗澡。

 

  但隨著日子過去終究還是被發現了,大熊與大老虎打了一架。大老虎意外的發現大熊比想像中的還要強悍,大老虎覺得很有趣但也沒打算認真的作戰,很乾脆的讓大熊打倒了在地。正想著這下子你該怎麼辦呢的時候,就被大熊用藤蔓給綁了起來。大老虎心想,看來大熊不算太笨嘛。

 

  隨著大熊搬運自己的晃動,大老虎乾脆睡了一覺。一覺醒來沒想到大熊把自己帶回了家。大老虎看著大熊吃了三條魚、喝了一壺蜜茶、吃了半個蛋糕還出門去洗了個澡。大熊果然還是照著自己的步調來走,大老虎起了惡心。真想看看大熊驚慌失措的樣子,要是找到機會能惡作劇一下就好了。大老虎望著眼前的蜜茶,雖然想喝幾口但無奈全身都被綁住了根本沒辦法動。

 

  「那個,我是剛剛那隻熊。」長著熊耳的青年這麼說。

 

  這個樣子的大熊大老虎並不是第一次見到,每當需要作細膩的工作或是洗澡的時候大熊就會變成現在的樣子,大老虎不知多少次撐著臉在河邊的大石頭上看過。

 

  「你不想喝的話,我就喝掉囉。」一口喝掉了大老虎眼前的蜜茶,大熊習慣性的舔了舔唇。在心中暗笑著"你沒放開我我怎麼喝茶呢?"大老虎瞥了大熊一眼,大熊沮喪的表情讓大老虎心頭一股躁動。

 

  「嗯,我我叫石大財。這座山是我的地盤,所以你不能待在這。」大熊在大老虎對面坐下抓了抓耳朵,看起來有些困擾。「那,你現在可以走了嗎?」大熊起身幫大老虎鬆了綁。

 

  大老虎愉悅的低吼,抖了抖身子抓到大熊鬆懈的瞬間虎背一彎撲了上去。在大熊還沒反應過來前便壓制住了大熊的四肢。大老虎十分的滿意,大熊慌張的表情。大老虎的利牙刺入了大熊的頸子,帶著倒鉤的熱舌在傷口上來回的舔拭。

 

  「石大財,太疏忽防備了喔」

 

  大老虎的尾巴開心的擺動著,低沉好聽的嗓音傳進了大熊的耳朵裡。

 

==================================

 

  「呼哈…篋你說的跟我剛剛看的不一樣耶。」在他懷中的小熊打了一個大呵欠,揉著眼又硬是想打起精神的樣子可愛得讓他忍不住在小熊額上親了下。

 

  「嗯?是同樣的一個故事沒有錯呀。財,累了?要不要睡了?」他闔起手中的故事書,也沒等小熊回答就拉了人躺下。「睡前的說故事時間結束囉,剩下的明天再給你說。」小熊仍然斷斷續續的呢喃著還不想睡,但很快的就發出平穩細小的鼾聲睡了著。他輕撫著小熊的後腦勺,在小熊的鼻尖落下一個吻。

 

  「晚安,我的小熊。」

 

  大老虎可能只是不懂得怎麼跟大熊做朋友罷了,他們一定會變成很好很好的朋友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冰源 的頭像
冰源

時間と空間の狭間

冰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