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說鯊魚是不吃蔬菜的。

 

 

  又是一個陽光普照適合全家出遊的周末,這種日子裡最繁忙的莫過於各個娛樂場所的工作人員了。而到了正中午,速食店肯定是人潮洶湧的兵家必爭之地。

 

  身為一家速食店的店員,面對客人自然是要態度親切,正所謂大薯四十五元,微笑無價。微笑是身為服務業最重要的裝備,再來就是無論碰到甚麼樣的顧客都得從善如流…

 

  「我要架上現在有的所有漢堡跟炸雞,然後…這個這個跟這個也各二十個。謝啦!」

 

  有著陽光笑容與橘色短髮的青年一派輕鬆的在櫃台的另一側點了上述的餐點。這…是來鬧的嗎?搞不清狀況的店員露出了狐疑的神色。

 

  「喔對,忘了飲料。還要十杯可樂五杯汽水跟四杯檸檬紅茶。都大杯的。」

 

  「要不要再來一些薯條呢?」冷靜、冷靜,這時候仍然要保持笑容。逼、逼、逼,俐落的按下了收銀機上的按鈕,雙層牛肉堡二十個、照燒雞腿堡十五個、鱈魚堡…

 

  「好呀,那就來二十包大薯吧!」

 

  真的還假的,這些份量就算是二十個人也吃不完呀。心裡不禁有所疑念的店員仍然鍵入了追加的點單。

 

  「替您將其中一部分合併為套餐,這樣總共是一萬兩千三百五十元。因為您的點單較多,可能需要稍等一下。」

 

  當看見青年掏出一整疊折價券與百元鈔票時,店員的笑容終於垮了下來。

 

 

 

  三十分鐘後,本應喧鬧的速食店確異常的寂靜。眾人的目光集中在了靠窗的那一桌,有的是驚訝、有的人是敬畏、更多的人是看呆了眼。方才還如山高高疊起的漢堡、薯條、炸雞正以高速減少中,理由不外乎正以驚人吃相橫掃整桌的一家人。

 

  「啊!!那個是我剛剛想吃的!」滿口食物的少年-朗大喊的聲音響徹了整個樓層,伸出的手才要碰到昨天新發售的糖漬鴨胸櫻桃堡時就被雙生哥哥的爽給一把搶了過去。

 

  「弱肉強食。」大口咬下半個漢堡,與父親較為相像的爽面無表情的拋下了這句話引來了弟弟更高聲的抗議。

 

  「阿碩~你看小爽都這樣!」立刻就向大人告狀是孩子的天性,身為家長的碩也只能試著安撫跟自己有如一個模子印出來的孩子。

 

  「小爽…剩下半個就讓給小朗吧?」「不要!」「那…小朗我再去買一個?」「不要!」又臭又硬的牛脾氣一上來誰也拿他們沒轍,就如同他們的父親一樣。抓著臉的阿碩面對這對雙生兄弟也彷彿看到了當年的自己與弟弟。隨便一個小事件就能引起爭執,最後演變成一場大吵。果然這也算是遺傳嗎?

 

  「明明是自己動作慢…」「誰動作慢呀是你用搶的吧!」「搶的又怎樣,搶輸了就找媽哭喔!」「你說甚麼!」「要打就來呀!」嘴裡都還嚼著東西,嘴上的爭吵漸漸有白熱化的趨勢。

 

  "碰、碰"

 

  忍無可忍的闇棘起身給兩人一人一個暴栗。「都給我閉嘴!爽,剩下那半給他!朗,給我叫媽!」說完就坐了回去以驚人吃像大口嚼起食物,有時甚至…連包裝紙或骨頭都吞了下去。

 

  兄弟的爭吵在父親不可違抗的制裁下迅速的落了幕。一家人身旁的食物山迅速的減少,取而代之的是迅速增加的包裝紙與…沙拉?奇怪明明沒有點沙拉呀,滿頭霧水的碩這才發現兩個孩子居然將漢堡裡的生菜與番茄等蔬菜全都給挑了出來。

 

  「欸欸,怎麼都挑出來了呢?這樣不行啊。」雖然自己也並非是蔬食主義者,但為了孩子著想身為家長的碩也免不得要念個幾句。況且也挺浪費的,家中開銷最大可就是伙食這項啊。

 

  「『可是…』」兩兄弟互看了眼。

 

  「番茄味道好噁心嘛!」

 

  「我們又不是牛!幹嘛吃草!」

 

  「『而且爸也從來不吃菜呀!』」兩兄弟只有在這種時候才會停下爭吵同一個鼻孔出氣,該說是聰明還是誤打誤撞這個理由的確是堵住了碩的嘴。

 

  因為體內有著魔鯊靈魂的闇棘可是從來不吃蔬菜的。

 

  「欸…阿闇呀。」被孩子的回話堵的說不出話的碩只好求助於闇棘。

 

  「怎麼?」

 

  「吃一下?就一片就好?啊~」拎起一片番茄的碩陪著笑臉把番茄探到闇棘閉得死死的嘴前。

 

  瞄了眼等著看的孩子,再瞄了眼把番茄推了過來的碩,闇棘眉心萬年不退的皺彷彿隨著逼近的番茄不斷跟著加深。

 

  ……

 

  「嘎啊吼!」煩躁感破表的闇棘一口咬掉了碩手上的番茄,差一點沒把人的手指也跟著咬下來。

 

  「聽你們媽的話!給我吃!」嚼嚼。

 

 

 

 

 

  "流言終結!鯊魚也是會吃蔬菜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冰源 的頭像
冰源

時間と空間の狭間

冰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