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座小鎮。小鎮是一個普通的小鎮,小鎮平日以農業為生,是個和平的小鎮。這樣的小鎮今年卻有了一個困擾,天氣突然變冷令農作物都亂了時節,本應開花的農作物都成了啞巴開不了花。開不了花自然就無法授粉、結實,也就無法順利收成了。

 

  這該怎麼辦呢?鎮民正為這件事苦惱時,鎮上來了一個旅人。旅人身穿著鎮民們從來沒有見過的服裝,說著鎮民們聽不懂的語言。但鎮民們唯一清楚的是當旅人唱起歌的時候,花朵便會盛開。旅人唱著歌走過了棧道,路旁的小草便紛紛開出了小巧可愛的白花。旅人唱著輕柔的歌曲走過了大街,家家戶戶窗台上的盆栽也開出了燦爛的粉紅花朵。好奇的孩子們追著旅人在旅人身旁打轉,旅人笑著給每個孩子頭上都插了朵從未見過的花朵。

 

  鎮民們心想,旅人肯定是來幫助大家的。即使語言不通仍是把旅人請到了田中,旅人雖是疑惑但仍然跟了去。站在廣大的農田中鎮民比手畫腳的試圖請旅人唱歌,但旅人卻遲遲無法理解。

 

  「唱~Sing~啦啦啦~」賣菜的阿珠努力的向旅人比手畫腳。

 

  「不對啦你看他看不懂。這樣這樣,啊啊啊啊啊啊啊~」工匠阿傑用他的破鑼嗓子唱了段音階差點沒把大家耳朵給震出洞來。

 

  「還是直接拿花給他看看吧!」推了推眼鏡,號稱是鎮上第一讀書人的村長拿了盆花來。對著花指了指,又指了指周圍的農田。

 

  這下子旅人似乎終於懂了意思,開心的點了點頭差點沒把帽子也給抖了下來。旅人在農田的正中央唱起了異地的歌曲,跳起了異地的舞。從旅人的衣袖衣襬裡飛出了無數五顏六色的花瓣,隨著歌曲飄上了天佈滿了整座田園。鎮民們都看傻了眼,而在短短的幾分鐘之內田裡的植物便長出了花苞一株株開起了花。整座農園就像是農作物構成的花園似的好不熱鬧。

 

  真是太好了!鎮民們歡天喜地,這下子今年的收成不用愁了。

 

  「得好好感謝人家才是!」混亂中不知是誰說了這句話卻讓空氣一下子凝結了住。

 

  「啊,我們家的孩子在哭了!」「我們家…不方便啦。」「欸,把他帶來的不是你嗎?酬勞當然是你負責呀!」「話不是這麼說的吧!花開了受惠的不是大家嗎?」「那是你們農人呀,對當工匠的我可沒好處!」「該回去工作啦。」一陣七嘴八舌,鬧哄哄的人群沒多久就散了去,獨留旅人一人待在了田園中。

 

  入夜了,寒冷的天令家家戶戶都閉緊了門窗深怕寒風進了屋吹熄了好不容易生起的溫暖。

 

  "叩叩"細細的敲門聲響起。是今晨來到鎮上的旅人。

 

  "$%&%︿@︿@&"旅人說著異地的語言,沒有人聽得懂他在說些甚麼。沒有人察覺旅人對著凍僵的手指哈氣,也再沒人在意旅人從何而來、該從何而去。開啟的大門沒有一扇迎接旅人,而是再次的闔上。

 

  夜越來越深,睡夢中鎮民似乎又再次聽見旅人的歌聲穿過了小鎮,穿過了大街、穿過了棧道…。

 

 

 

 

 

  第二日,所有的花都枯萎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冰源 的頭像
冰源

時間と空間の狭間

冰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