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盡頭的地道
委託人:地質學者一伙

委託內容:
聽說沙漠穿山甲可以挖出直達地心的穴道!你相信嗎?!
咳咳,是這樣的,我們又發現了一個沙漠穿山甲所挖的洞穴,
裡面複雜的分支有如迷宮一般,而且深入地層完全無法推測距離,
因為這種穿山甲天生喜歡選擇稀有罕見的脈礦地帶進行挖掘,
所以只要是研究地質的人大家都很有興趣,怎麼樣要不要參一腳?
請你探索地道並告訴我們在裡面發現的是甚麼脈礦,把礦石樣本和詳細的位置圖給帶回來
如果沒有料錯的話應該會是很值錢的礦石,那樣我們就發大財啦!


「哦?沙漠穿山甲鑽出的地道呀,那可真是令人感興趣吶?」猶尼寇聽完了地質學者的委託,決定接下這個案子。除了能獲得報酬之外,說不定也有機會獲得些稀有的寶石礦作為自己的收藏呢,一舉兩得的好條件當然得接下囉。

「唉呀!那就麻煩你啦!這位獨角獸先生!」地質學家們豪邁的笑著用力的拍了拍猶尼寇的肩。「那我們就等你的好消息啦!」

取得了地道入口的位置圖之後,猶尼寇步出委託人們的居所。南方大陸炙熱的太陽在半空中散放著他的熱度,猶尼寇瞇了起眼往熟悉的市集漫步而行。

沙漠穿山甲所鑽的洞通常最少也有一、兩千公尺深。再加上地梯溫度、地道分支的變化,不做好萬全的準備要探勘可是挺艱難的啊。猶尼寇一方面打算著一方面準備採買必須的乾糧、水及用品。

「麻煩給我一份清單上的東西。啊、還需要一些地下河的冰晶礦。」猶尼寇來到了平日自己經常拜訪的雜貨商人店裡採買了起必要的物品,一邊翻看著店家進的新貨品。

「阿寇呀,我說我這裡是冒險用品雜貨行,不是素材行啊。你還真當我這裡甚麼都有啊?除了冰晶礦的東西都在這裡啦。」年輕的店主搔了搔頭將一大包商品放上了櫃檯,撐著臉望著正打量著晶石指南針的常客。

「抱歉吶,你這邊太方便了,不知不覺以為要甚麼你都能拿出來了。」猶尼寇輕笑著將手中的指南針拋給了也算得上老友的店主。「這個也放進去吧。總共多少?」

「你也太大牌了吧你?」店主人翻了個白眼打起算盤計算起總價。

結了帳,步出了雜貨店,猶尼寇盤算著得去哪裏才能找到冰晶礦或是替代的物品。在地底下每下探一千公尺,溫度就會升高30度。如果沒有冰晶礦之類降溫的裝備的話肯定沒辦法走得太深就只好折返了呀。先前聽亞芙說過有去過地下河一趟,就去碰運氣問問看吧?想來想去自己比較熟悉的工匠似乎也只有亞芙洛,便往好友-亞芙洛的住處而去。

拜訪了亞芙洛說明了原委,猶尼寇得到了這樣的回答。

「阿寇、冰晶礦我是有啦~不過不覺得用這個更好嗎?」亞芙洛甜笑著拿出一件純白色的披風晃了晃,披風微微藉著光閃爍著淡藍色的光芒,兩條束繩上冰晶礦做成的吊飾晃動著。

「這是?」挑起眉,猶尼寇揮開不斷往自己臉上拍來的蓬鬆三尾狐尾巴。眼前的披風輕盈的晃著似乎十分的輕薄並且傳來一陣陣的涼爽氣息讓人寒毛一根根豎了起。

「人家的新作品呀~藍晶披風,很漂亮對吧?是用冰晶礦跟這小東西同伴的毛做的喔。」亞芙洛像是炫耀般的將披風往猶尼寇身上一披,從胸口掏出一隻藍色的毛球狀生物在人眼前一現。

「嘰!!」藍色的小毛球鼓起身體朝著猶尼寇齜牙作勢要咬但被亞芙洛阻止。

「哦?這小傢伙是從哪裡來的?」猶尼寇仍伸手在小毛球上搔了搔,記得前一陣子來亞芙洛的住處還沒有看到這隻小東西,如果有的話以亞芙洛個性應該會立刻拿出來現才是。

「毛毛可是我上次接初階任務到地下河發現的喔!這軟軟毛毛細緻的觸感,又散發涼涼的冷氣,讓人沒辦法抵抗呀。」亞芙洛說著在小毛怪上面蹭來蹭去引來小毛怪一陣嘎吼亂叫。

「你喜歡就好,看起來也沒甚麼危害性。那我就借走這件披風囉?對這個任務會很有用的。」溫柔的笑了笑,猶尼寇脫下了披風摺好收了起來。亞芙洛對自己來說就像是妹妹或是女兒一般,常常對自己或是亞伯翰撒嬌著。雖然偶爾會令人擔心熱愛毛皮的個性會不會以後嫁不出去…。

「猶尼~那等你還披風回來的時候能不能給我剪一些毛?」突然傳進耳中的甜膩呼喚讓猶尼寇回過神來,一不注意亞芙洛就湊了上來拉著自己的手臂磨蹭搖晃著提出要求。

「這…我回來再看看?」又要剪毛?猶尼寇唯一對亞芙洛無法招架的就是嚴重的皮毛熱愛,總是找著各種不同的理由想打自己身上毛皮的主意。猶尼寇反射性的後退了些,正想著要用什麼藉口才能塘塞。

「噗──猶尼小氣鬼!!小氣鬼!!」亞芙洛鼓起雙頰大聲的喊著一邊"盧"著猶尼寇。「剪一點又不會怎麼樣,猶尼你頭髮長了也要剪頭髮呀。」三條毛茸茸的尾巴在人身上拍來打去的。

「好…好吧。」最怕被朋友請求的獨角獸只好含淚(?)答應了。

告別了亞芙洛,猶尼寇這就照著委託人們給的地圖啟程離開了岩石要塞。出了岩石要塞便是一大片的沙漠,南方大陸險据的環境之下異人們個個為了生存下來而以各式各樣的方式適應著這樣的環境。

一路上在幾個綠洲稍作休息,猶尼寇在暮色低垂之際來到了沙漠穿山甲所挖出的洞穴前。眼前是大約直徑五公尺高的大洞,在夕陽的照耀下顯得格外的荒蕪,只在洞口長著幾株小草。猶尼寇觀察著洞口,地上非常的乾淨並沒有糞便,代表著還沒有蝙蝠或是其他生物的進駐。少數的幾個腳印想必是早於自己而來的探險家吧?

才剛踏進洞穴沒幾步,便彷彿跟外頭環境隔絕了一般。外頭能聽見的風聲立刻的靜了下來,四周也變得昏暗。猶尼寇的身體逐漸發出了幽幽的光芒照亮了洞穴前方的道路,沉穩的一步一步朝著洞穴深處前進同時也在羊皮紙上記錄著洞穴的路徑。

前進、在分岔的道路上以自己的重劍留下記號、碰壁、調頭、尋找新的路徑、再次重複相同的步驟,如此沉悶的探索工作自己已經做過了不知多少次。猶尼寇確信自己找到了正確的路徑慢慢的深入了地層,四周溫度明顯的上升與逐漸變得困難的呼吸就是最好的證據。

披上了亞芙洛所借的藍晶披風,一陣清涼感襲上令人舒服了許多。回去得好好謝謝亞芙洛才是,猶尼寇心想著。純白的藍晶披風反射著猶尼寇身上透出的幽光閃閃發光著極為漂亮支持著人繼續往前行不至於脫水。

枯燥的探索工作持續的推進著,眼前可說是毫無變化的景象與逐漸稀薄的空氣讓人不禁分神了起來。濛濛的一個身影進到了腦海之中,那是一個令人非常懷念的身影,曾經與自己及亞伯翰度過一段漫長時光的摯友-阿瓦隆。三人曾經度過一段不算短的時光,在那之中便曾經如同現在一般在地下洞穴中探索。阿瓦隆有如機關槍般永無止境的說話聲、亞伯翰不時的賭氣與阿瓦隆的爭執、三人在洞穴當中尋找著水源並生火過夜,明明都還像是昨天發生的事情但卻現在卻早是過眼雲煙,就連阿瓦隆的臉孔都像蒙上了層紗變得有點遙遠,已經好一段時間不曾想起。

如今在這地下的洞穴中只有自己單獨一人,令人懷念的回憶也隨著不斷下探的通道一幕幕的浮現,彷彿回到了三人一同歡笑的日子、戰鬥的日子、旅行的日子,還有三年前那個下著暴雨的日子-阿瓦隆離開這個世界的那一日。鮮紅的血、傾盆的大雨、重傷的亞伯翰,那一日是令人無法忘卻的悲傷之日。是自己失去了難得摯友的日子。

就在猶尼寇沉浸於過往回憶而出了神的時候,身旁逐漸的聚集了一朵朵彷彿水母律動一般的生物在空中飛舞著發出與猶尼寇截然不同的螢光,猶尼寇這才回過神發覺自己被這神秘優雅的生物給包圍了住。

是浮光菌呀,一種只能在空氣稀薄的地底生存的美麗生物。自己雖然不是第一次見到浮光菌,但還沒被這麼多的數量環繞過。猶尼寇溫柔笑著逗弄眼前一隻不斷揮舞著觸手彷彿在跟自己打招呼的浮光菌。浮光菌在四周飄浮間歇發出著螢光彷彿互相溝通似的,慢慢的聚集在了猶尼寇前方的道路上。

「是要我跟著你們走嗎?」額間浮著一層汗水,猶尼寇輕笑說著。浮光菌有一種特性,就是會受到稀有礦石的吸引而聚集,看來稀有礦石的礦脈就離這裡不遠了。正好自己也正快到了極限,稀薄的空氣令人意識不再清晰,炎熱的溫度也奪走人的專注力。猶尼寇跟著浮光菌穿越了幾個岔路來到了一個不算小的洞穴,由四處通道湧進的浮光菌飄呀飄呀聚集在了穴壁上將觸手互相交纏、旋轉舞動著好不美麗。

「這是…彩虹石!」猶尼寇輕撥開了附在穴壁上的浮光菌赫然發現眼前的是一座龐大的彩虹石礦脈。彩虹石是一種極為稀有,切割拋光之後能散發出紅、橙、黃、綠、藍、靛、紫,七種色彩的珍貴寶石。有人說彩虹石能做為保命的平安符趨吉避凶,也有人說彩虹石能大量增幅各種屬性的魔法能量,但對猶尼寇來說那些並不重要,彩虹石象徵的是一種美麗的調和,是自然的藝術品。

輕輕撫摸著彩虹石的原石,猶尼寇拿出了自己的黃水晶別針低喃了起咒文。「孕育萬物的大地之母呀,請傾聽你孩子的請求……崩裂術!」隨著一聲石塊崩裂的聲響,猶尼寇所觸碰的那塊原石便由邊緣裂了開整塊落了下來。

「終於…。」努力有了代價,猶尼寇抹了抹額上的汗將彩虹石的原石放進自己的行囊中,在羊皮紙上寫下最後的記錄。這一趟的旅途如此便不算白跑了,剩下的便是將記錄與原石交給委託人便行了。

猶尼寇心懷感激的望向依舊美麗飛舞的浮光菌,想起這段路途上所憶起的回憶連同這次的冒險鎖進心中,朝著離開的通道踏上步伐。






【系統訊息:獲得彩虹石原礦、沙漠穿山甲洞穴地圖】

【任務完成】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冰源 的頭像
冰源

時間と空間の狭間

冰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