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宿的初雪總是在聖誕節前後降下。在櫻花與楓紅從不落盡的民宿裡,雪中的兩種美景也是一大特點。試問除了這兒還有甚麼地方能同時看見櫻花楓葉與雪花同時飛舞呢?每到了冬季,民宿裡的人們也都不由自主的期待著雪季的來臨。當然,每個人的理由都不盡相同。

 

  雖然沒人知道聖誕節的由來,也沒人管那甚麼聖塔克勞斯老爺爺是怎麼一回事,但民宿的聖誕派對仍然熱熱鬧鬧喧囂直至深夜也未停歇。有趁亂大喝特喝發起酒瘋的、有默默坐在角落暗自發起閃光的、也有一些人外出未歸,想必一定也過了個美好的夜晚。

 

  「就想你怎麼突然一溜煙跑得不見人影,原來又躲到這兒來了。」從窗子攀上屋頂的忍,不意外的在冬夜中朦朧的月光下見著了從聖誕派對溜出來的人。「慣例的曬月亮嗎?」拋過去的啤酒不意外被頭也不回的接了住。在人的身旁坐了下,鼻尖的笑在寒夜中化成了白霧。

 

  「是呀,不過今晚沒有月亮就是了。」"喀嚓"一聲打開了啤酒,啜去方才搖晃過而噴出的白沫,驟雨往忍的身邊挨蹭了些。「我在等下雪,今天該下了。」

 

  兩人望了望天際,厚重的雲層彷彿靜止一般。月亮偶爾從雲層間探出頭,朦朧著灑下幽幽的月光。「喔?那我只好捨命陪君子囉?」都說貓兒抵抗不了暖臂窩,轉瞬不到幾秒的時間驟雨就從外頭鑽進了忍的大衣裡。

 

  「一年又要過去了呢。」難得露出感嘆的口氣,驟雨長長的貓尾掠過了人的肩又掃了回來。

 

  「嗯。」一手從口袋抽出菸盒熟練的叼了起菸,點火。「呼-怎麼?有甚麼忘了作的事嗎?」白白的煙霧吐向了天際,摟在人腰上的大掌蹭了蹭,大有醉翁之意不在酒的調情意味。

 

  「沒有。」搖搖頭促狹的笑了起,驟雨翻身坐上了忍的腿。「不介意我拿一根吧?」賊手一探就從口袋裡捏走了一根菸叼起。

 

  「我從來不知道原來你也抽菸?」雖然平時自己抽菸時驟雨從來沒有嫌棄過,但忍的記憶中驟雨也從來沒有跟抽菸這個舉止扯上關係過。不得說讓自己挺驚訝的,而懷裡人兒叼著菸居高臨下的姿態也別有一種情調。

 

  「借個火吧,忍?」扯著嘴角壞笑的人在忍掏出打火機前就湊了上。菸頭貼著菸頭,視線貼著視線,很快的兩方都著了火。

 

  在初雪隨著櫻花瓣被吹上了屋頂時,充滿著菸味糾纏的延綿纏吻中只吐露了一句。

 

 

  「聖誕快樂啊,忍。」

 

  今晚的兩人身上帶著一樣的氣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冰源 的頭像
冰源

時間と空間の狭間

冰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